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立志做最可爱的沙雕图画手。
超蝙一生推,爱豆有很多,最爱的是哼哼,另外有个新墙头汤姆克鲁斯。
非常喜欢兵哥哥,尤其是特种兵和狙击手,他们是最美的人!
高三文科美术狗,会努力画得更好。
愿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策瑜##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周瑜自戏#
#真·小学生文笔#

寒风呼啸,夜色浓重.
近日来天气多变气温低的吓人,不知为何却出现了额头发热的症状.怕是染了风寒.揉了揉眉心,裹紧了身上的斗篷走出营帐.
寒风如刀刃一般刮的脸生疼,烧的模糊了的意识却感觉清醒了不少,脸颊也不再那么滚烫.负手立于江边,江面上雾气氤氲,一弯残月倒映在江面上,烟波荡漾,浩浩汤汤,偶有渔火闪现.
不知为何竟不觉寒冷,解开了斗篷孤身一身向前走去.在这样冰冷至极的夜晚,竟然会无比的清醒.越向前走,眼前的景象却略有些模糊,似乎看见了那年赤壁江上燃起的冲天火光.继而前方又变得一片火红,并非火光而是一种不知名的花朵,红的甚至让人感受到它的温热.而花海的另一边,站着一个这辈子都无法在脑海中抹去的身影.他仍像多年前那样,理了理额前散乱的碎发冲我挥了挥手,笑容一如既往地灿烂.
倏尔喉中腥甜,右胸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分明是两年前受的伤,早已痊愈,近日来却时常疼痛,不知为何竟染上了咳疾,身子似乎也在一天一天的虚弱下去.只是伐蜀在即,若是此时病倒于江东无益,更何况曾答应过义兄,要为了他,好好的守着这天下.
转身离开,淡黄色的灯光洒满整个营帐,温暖的让人有了倦意.咳嗽剧烈,下意识的拿手帕捂住嘴巴.手帕上尽是些红到发黑的黏稠污血,我甚至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咳血了.
“瑜没事...瑜怎么可能会有事呢......”伏在案上,目光仔细的扫过营帐内的每一个角落,口中喃喃道企图催眠自己.尽管如此,也的确知道,自己的时日恐怕不多了.眼前一片模糊,隐约见摇曳的烛光时隐时现.伏在案上沉沉睡去.
醒来时天还未亮,只觉衣衫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难受得紧.案上书简散落着点点猩红,定是昨夜咳血不小心沾上去的.
抬手,执笔写下一封长信:
“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荣任, 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威灵,谓若在握.至以不谨,道遇暴疾,昨自医疗,日加无损.人生有死,修短命矣, 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复奉教命耳.方今曹公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未知终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傥或可采,瑜死不朽矣.”
最后,四肢无力竟快要握不住笔.一阵剧烈的咳嗽,甚至连书信上也溅了少于血迹.
唤了子敬与子明前来,嘱咐子敬务必将此信送于仲谋手中.目光流转,起身拿起挂在一边的剑.剑出鞘一道刺眼的银光闪现,收了剑将它赠与子明.又叮嘱子敬,若是夫人前来千万,别让她看到我这幅样子,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定是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是夜,突发高热,汗流不止.散落身后的长发也被汗水浸湿紧紧地贴在衣服上,咳嗽一阵比一阵剧烈.即使不看也知道,此时脸色定是相当难看.辗转反侧,隐约见营帐在有人影靠近.眯起双眸仔细看着,只见来人理了理额前碎发咧嘴一笑露出了那颗小虎牙.
看清了来人,双眸中忽然充满了泪水.
“义兄.......”
“瑜真的......撑不住了.......”
“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建安十五年,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岁.在他阖上双目的那一刻,天上忽然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意味着那个曾属于他的时代,结束了.

评论 ( 2 )
热度 ( 43 )
  1. 元契岸-史蒂乎和吧唧跳舞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转载了此图片

© 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