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立志做最可爱的沙雕图画手。
超蝙一生推,爱豆有很多,最爱的是哼哼,另外有个新墙头汤姆克鲁斯。
非常喜欢兵哥哥,尤其是特种兵和狙击手,他们是最美的人!
高三文科美术狗,会努力画得更好。
愿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策瑜#
#君臣#

  夜色深重,初春。春寒料峭,夜间还有不少冰凉的露水,形成氤氲雾气浮在空中。
  我推门而入,伯符阴沉着脸坐在案前,案上静静躺着的信笺上的几点猩红显得格外刺眼。酒盏中还冒着的热气充满了整个屋子。他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的像是这几天来恶劣的天气。
  “伯符。”我开口试探性的轻唤了一声,径直走到案前与他相对而坐。与此时温暖醉人的气氛甚是不合的是伯符的双眸中冷漠锐利甚至是毫无生气的感情。
  “公瑾,你来了。”他端起一只盛满酒的酒杯递了过来,唇边扯出一丝冷漠的笑容,“来,喝酒。”我点了点头抬手拿起酒杯,温暖瞬间蔓延了到了掌心。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陪着他喝酒。良久,他才将那信笺拿起来递了过来,我接过试竟然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信笺上几点触目惊心的血迹似乎为隐隐的讲述着信的内容。
  信中短短二十八个字,字字珠玑。
  孙策骁勇,与项籍相似,刚愎自用,不可使居外镇,以绝后患。
  这二十八个字字字都在置他于死地。
  他忽然站起来将酒杯一摔,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声。“许贡……他手下能人不少啊!”他蹙着眉一把将信抢了过去,轻笑着一字一句的念出了信上的内容。他许是因酒劲上头而变得双颊通红,从他口中讲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锋利的刀刃随时能将人千刀万剐。
  “这个人,断不能留!”
  他的脾气我再清楚不过,一旦他认定的事情决计不会回头。他只会点点头笑着接纳别人的意见然后再若无其事的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即使这样,即使知道这一切也都是徒劳我也绝对不会让他杀了许贡。
  “伯符,此事不可。擅杀朝廷太守,恐遭人非议。”
  “非议?”他眯起眼睛像是不明白我说的话。
  “若换了你周公瑾,你能忍?”他凑近了俯下身来,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呼吸,目光锐利的像是要把我刺穿。我知道他这定是动了怒,或者说他从未对我发过这样大的脾气。但若杀了许贡,便会引人非议各路诸侯要动他也就师出有名了。
  “我不会忍,但也绝不会杀许贡。”我垂眸将酒杯置于案上,对上他因盛怒而透着杀戮寒光的双眸。他突然起身一脚踢翻了桌案,酒撒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
  “周公瑾……反了你了!”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是因为盛怒而缺氧。我垂眸看着地面出了神,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好陌生。陌生的神情,陌生的语气,陌生的性格。这么多年来,一直未在我心中出现的两个字忽然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君臣。
  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今年的冬天,似乎是格外的寒冷。
  我挺直了早已僵硬的脊梁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再跪在他面前。鼻子一酸眼前蒙上了一层薄雾,沙哑着嗓子低声道:“瑜……不敢……”我知道这一跪,也许会亲手葬送了我和他多年的情谊。
  周围的空气骤然寒冷了起来,我不知道他脸上究竟是何表情,但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一股无穷无尽的悲伤。
  “别人倒也罢了,若是你为他求情……那么便非杀不可了!”说罢他便径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衣摆,看着他的脸忽然觉得无比陌生,心中五味杂陈。
  “主公!”话出口便将自己吓了个透彻,拽着他衣摆的手渐渐松开了,掌心布满了冷汗。我不知何时在我心中,居然和他这样的生分了。他似乎被什么重击了似的,皱起眉头嘴角漾开一丝冷笑,缓缓地,一字一句的说道:
  “周将军,你去替孤镇守巴丘罢。”
  我心中一根紧绷的弦,忽然就断了。弦连接着的那一边,似乎是当年那个在舒城桃花中拥有灿烂笑容一袭白衣的无忧少年,是吗?也许罢。
  他迈着僵硬的步伐走了出去。门外,他忽得低声道:
  “公瑾,你我不止是朋友,知己,家人……”
  “也是……君臣……”
  朋友,知己,家人。
  是了,更是君臣。
  自我决定追随他的那日起便已然注定。
  始终不愿面对现实的,不愿成长的,恐怕只有我周公瑾一人罢了。

嗯....来体会一下.手机被收了没有图只是凭着记忆和一件不太还原的c服来画这幅画的感受x嗯似乎是刚刚买了马克笔的时候画的x眼睛不小心画大了.......x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