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立志做最可爱的沙雕图画手。
超蝙一生推,爱豆有很多,最爱的是哼哼,另外有个新墙头汤姆克鲁斯。
非常喜欢兵哥哥,尤其是特种兵和狙击手,他们是最美的人!
高三文科美术狗,会努力画得更好。
愿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权瑜/黑权】#交兵符那个梗x

他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功高震主。

那年赤壁一场大火烧退了曹军,保全了江东,继而乘胜追击进攻南郡。

南郡一战后,他被流矢射中右胸,伤势非常严重,流的血甚至吓坏了一直随他征战四方的小乔。一直到取得了南郡返回吴郡,伤口一直都没有完全痊愈,一到阴雨天仍会隐隐作痛。

那是一个空气里弥漫着冰凉水汽无比潮湿的夜晚。鲁肃突然来找他,说孙权找他。鲁肃走前,神色一如当初少年时代他决定变卖家产追随孙策时的忧伤。他似乎从鲁肃的眼神中明白了什么,便披好了斗篷出了门,自从那次伤后,他似乎比从前更怕冷了。

他敲了敲门,进门前不自觉的握紧了袖中的兵符。当初孙策亲手交给他的兵符。

“进来。”孙权的语气从来都是波澜不惊,听不出任何感情,或喜或悲。

他推门进去,一眼便看见了那跳动着不安的烛火,明明无风,为何会如此?他走到孙权案前,气氛静的可怕,屈膝跪下低声道:“拜见主公。”孙权放下笔,碧色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他,语气冰冷:“周公瑾,你说这江东,是你周家的还是我孙家的?”他心中一凛,想来孙权怕是将刘备的话放在了心上。

恐不久为人臣耳。

“自然是主公的,是孙家的。”他从未有过异心,对孙家一直是忠心耿耿,不止是为了江东,更是为了孙策。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害怕的?他抬起头,对上孙权尖锐的目光,眼中似有星光闪烁。孙权把玩着手里的玉佩轻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如此,这兵可是你想动就动的?”他攥紧了袖中的兵符,因被他长久的攥着兵符早已变得温热,兵符上面的每一道纹路都承载了孙策与他这征战多年的回忆,每一道伤疤每一滴血,都深深嵌进这象征着权力的兵符中。

“我明白了。”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掌心那块张牙舞爪的老虎浅浅一笑,抬手将兵符放在孙权面前的桌案上。他垂下双眸隐约瞥见烛火似乎不再跳动,朝着孙权望了一眼,眼中是无穷无尽的忧伤,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了。

潮湿的水汽引得他伤口一阵刺痛。

他的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究竟失去了什么?兵符?权力?

还是他孜孜以求的信任?

那夜没有星星,只有一弯血红的残月高悬于空,星光散进他眼底,变成清月泠泠的海洋。

若孙策还在,会不会也有今日这样的结局?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评论 ( 10 )
热度 ( 53 )

© 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