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立志做最可爱的沙雕图画手。
超蝙一生推,爱豆有很多,最爱的是哼哼,另外有个新墙头汤姆克鲁斯。
非常喜欢兵哥哥,尤其是特种兵和狙击手,他们是最美的人!
高三文科美术狗,会努力画得更好。
愿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策瑜】梦

江东今年的梅雨季节似乎来的迟了些,往年这时本该结束了的雨季,却姗姗来迟.
  窗外雨点拍打着屋檐下的青石板,远处的青山上雾气氤氲云雾缭绕.近来军中无事,忽然多出来不少的闲暇时光,倒有些不适应了.
  我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睁眼时周遭景物却是多年前舒城旧居的陈设."公瑾,我带你看遍这神州山水可好?"窗边的他,笑容灿烂.
  我的眼前蒙上一层薄雾,昔日,舒城的桃花开的灿烂,我偷了父亲的酒与他躲进桃花林中喝酒.那时说了什么早已记不清,只记得满天渲染的粉红桃花,和他醉酒后虽吐词不清却无比可爱的模样.
  后来,听说他欲带兵南下平定江东,我便散尽家财,换得兵马军队投奔他.汉室倾颓,朝中动荡不安,皇帝早已名存实亡.那年历阳江边,远远的看见他的军队整齐肃穆,他一身银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吾得卿,谐也."
  征战沙场,岂有不伤?流矢无眼,隐约记得那年他腿上的箭伤流了不少的血.听闻他受伤严重已经不在了,我推门踉跄而入,却看见他靠在榻上嬉皮笑脸的打趣我:"呦,公瑾.今日怎么这样狼狈?"是夜,笮融营前那句"孙郎如何"响彻云霄.
  那夜寒风呼啸,屋子里弥漫着醉人的酒香,与温暖气氛格格不入的是他眼中杀戮的寒光.我与他在是否杀许贡的问题上起了争执,面前浑身散发着罗刹的杀气之人似乎不是他.
  "周将军,你去替孤镇守巴丘罢."
  临行前,他的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着,亮晶晶的像是星星一样.他沙哑着嗓子开了口:"公瑾,我昨夜梦见你了.这一路,保重."
  最后啊,似乎只记得那年初夏的清晨,他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脸颊上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边,血迹已经干涸.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睡着了.
  周遭陈设恢复了正常,我便赶忙关了窗户.这雨声,扰的人心神散乱.
  我伏在案上,将头深深地埋进臂弯中,沉沉睡去.
  孙伯符,今夜入梦瞧我不来?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周瑾瑜有只蝙蝠镖。 | Powered by LOFTER